千千小說網 > 盛少撩妻100式 > 第2444章 沒有辦法不難過

第2444章 沒有辦法不難過

千千小說網 m.aheartontheroad.com ,最快更新盛少撩妻100式最新章節!

    “爸爸,下午帶我們去游樂場,好嗎?”盛亦朗期待地望著對面如畫中走出來的美男子,遞給他一個可愛的笑容,“我保證不會亂跑!保證會乖乖聽話!”

    盛譽搖頭,聲音低磁冷靜,“爸爸下午公司還有事,沒有時間去。”

    時穎摟了摟兒子肩膀,輕聲問他,“自己家里不是有兒童樂園嗎?游樂場所有設施都有呀,下午回去自己玩吧,別人家游樂場還沒自己家的大呢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家里的都玩膩了,不好玩啊,我想去商場!”孩子特別期待地說道,“我想去人多熱鬧的地方!”

    孩子嘛,總是喜新厭舊的,對什么都充滿了好奇。

    以晴很乖巧,她坐在爸爸身邊認認真真地吃著飯粒,并沒有任何要求提出來。

    在家里她是小仙女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盛譽正想說些什么,手機響起了,他拿起手機看了眼來顯,從容接通,“喂,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你姐得了白血病。”盛世林只是把這個消息告訴給他,并沒有讓他馬上回去。

    盛譽墨玉般的眸子微微瞇起,“……”心臟沉了沉。

    短暫的沉默在父子間展開了。

    盛世林知道他聽清了,一定也同樣處于震驚中,這種事情換誰都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盛譽聽到了父親的嘆息聲,父親說,“顧之已經崩潰了,這是剛得出的結論,他說需要骨髓移植。”

    天驕國際,總裁辦公室隔壁的餐廳里。

    通話還在繼續。

    時穎和孩子們望著面色明顯不對勁的盛譽,孩子們很疑惑,感覺出了什么大事,都不敢瞎講話。

    時穎卻不免有點緊張了,是爸爸打來的電話,爸爸說了什么?

    盛譽的表情……情況不太對勁啊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盛譽輕聲說,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通話結束了。

    時穎凝視著他,擔憂地小聲詢問,“老公,出了什么事?”她想到了萱姐。

    “大家先吃飯。”盛譽重新拿起了筷子,仿佛不想影響大家的心情。

    孩子們乖巧地吃著飯,亦朗也沒提下午去游樂場的事。

    時穎感覺出了事,但她也沒有再問。

    周圍的空氣有些凝重,大家沉默地吃著午餐。

    大約十分鐘后,午餐快結束了,盛譽放下筷子,薄唇輕啟,“我姐得了白血病,需要移植骨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時穎抬眸,整個身子都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白血病是什么病?”以晴稚嫩的聲音問道,“很嚴重嗎?會不會死?”

    盛譽看向女兒,輕嘆一口氣,耐心地解釋道,“是一種很嚴重的病,回去以后小孩子不要多問,姑姑不會死,一定不會死,明白了嗎?”

    孩子們雖然小,卻也感受到了話題的沉重。

    他們點了點頭,也沒有再問。

    時穎簡直有些恍不過神來,萱姐居然得了白血病?這是什么命運啊?這也太不公平了吧?老天爺瞎了嗎?

    這頓飯大家吃得很沉悶。

    中餐過后,盛譽讓李魁更改了下午的行程,然后帶著小穎和孩子們離開了。

    領御,大家并沒有商量對策,一個個沉浸在悲傷里,在等待著盛譽回去。

    大約二十分鐘后,蘭博基尼開進了領御,在醫務室前停下來。

    有菲傭在盛萱的臥室門口匯報,“盛先生和穎小姐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此時臥室里,盛世林雙清都在,錦琛也在這兒,小家伙坐在床前椅子里,乖乖陪在媽媽身邊,小小的他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只是感覺今天這里的氛圍有些不一樣,外公和外婆也來了。

    沒一會兒,盛譽和小穎進來了。

    以晴亦朗剛下車就讓小玉接走了,并沒有帶來醫務室。

    顧之對錦琛說,“兒子,以晴姐姐和亦朗哥哥回來了,你去找他們玩吧?”有些傷痛并不想讓孩子承擔。

    很明顯,顧之想把他支開。

    可是小錦琛卻搖搖頭,“爸爸,我不想走,我要陪著媽媽。”他能感覺到媽媽身體不太好,一家人都在擔心。

    因為萱萱是這樣的情況,所以錦琛比同年齡的孩子更懂事。

    “錦琛,聽話。”時穎朝孩子走去,伸手將他抱起來,“媽媽很快就會好的,爸爸和舅舅都在想辦法,先跟以晴姐姐去玩,聽話。”

    時穎直接將孩子抱往外面,錦琛只是不舍地看著媽媽,并沒有哭鬧,也沒有拒絕。

    他是一個懂事的孩子,懂事到令人感到心疼的那種。

    時穎把孩子帶走并送到了主別墅,客廳里,以晴和亦朗在玩滑滑梯。

    早在孩子們三歲的時候,盛譽在客廳里安裝了一個偌大的滑滑梯,經外面游樂場的還要大。

    “錦琛弟弟來啦!!”

    “快來!錦琛弟弟!我們一起玩!”

    時穎將孩子放下來,并對小玉說,“照顧好錦琛。”然后又對自己的孩子們說,“以晴,亦朗,你們帶著弟弟一起玩!要照顧好他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媽媽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!媽媽!我們都會帶好弟弟的!”

    錦琛的臉上很少有笑容,他有些拘謹地站在那里,他是一個憂郁的孩子,拉著時穎的手,抬眸詢問,“舅媽,我媽媽會死嗎?”孩子一直在擔心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正打算離開的時穎微怔,在孩子面前蹲下來,伸手握住他肩膀,“錦琛,不會,一定不會的!你爸爸是世界上最厲害的醫生,我們都要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爸爸今天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時穎伸手撫了撫孩子的臉龐,“那是因為爸爸想念媽媽,這是正常的,不管是大人還是孩子,都有自己的情緒。”

    孩子淚眼汪汪的,唇角卻揚起了一絲難得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我們拉勾勾。”孩子伸出了手指,“舅媽不許撒謊,媽媽一定會醒來!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時穎一本正經地伸出了手指,與他勾一勾,“來,我們拉勾勾!”

    大人與孩子的手指勾在一起的時候,孩子十分認真地對她說,“拉勾拉勾,一百年不許變,變了就是豬八戒。”

    然后兩人手指松開,時穎撫了撫他腦袋,“真乖,在這里好好玩。”她臉上雖然掛著笑容,可是心里卻酸酸的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孩子點頭。

    時穎這才放心地離開,走出客廳,她迅速走往醫務室,心情是無比沉重的。
彩票大神推荐收费 揭西县| 确山县| 余庆县| 霍城县| 迁西县| 南召县| 津市市| 安多县| 宣威市| 庄浪县| 新宾| 辉南县| 易门县| 色达县| 图木舒克市| 平谷区| 桂平市| 涿州市| 石城县| 桦南县| 黑河市| 武定县| 社旗县| 崇阳县| 泰安市| 黎城县| 闻喜县| 蒲江县| 来凤县| 秦安县| 出国| 祁东县| 宜城市| 聂荣县| 永善县| 仁怀市| 乌拉特后旗| 屏边|